2008年7月7日星期一

怕爱



友人单身良久,最近桃花运开,却找了知己诉难。

我说,本该是好事,有人爱自己是一件难得的事情,很多人都徘徊在爱神门槛外轮候不得其门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

是开心,可是担心的感觉更甚。好害怕去爱哟!要付出的很多,我不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承受。

怎么说?

他告诉我说,我很高兴终于遇见了你。谢谢你也爱我。可是我欺骗了你。可是我不肯定能不能够向你坦诚,我怕我坦诚了以后你会离我而去。

然后?

我说没关系,尽管说来听听,是怎么一回事?他犹豫,最后还是说了。他有先天性遗传的恶疾,可能活不过四十,说担心走了以后留下我孤家寡人日子怎么过。然后他问,这样,你还爱我吗?

这重要吗?可是他坦白啊!

我知道自己坚强,我当然能够自己过下半辈子。奇怪的是,我却害怕那将到来的甜蜜幸福的日子。我开始害怕拥有,因为我已经预知了我的失去。我能够承担失去,问题却是我现在可以选择退出,爱我的他给了我一个他自己可能不会后悔却后悔的坦白。

你爱他吗?

或者我该问的是,我需要他的爱吗?然后我问自己,我需要怎样的爱呢?我一个人不是过得好好的吗?我真的要放多一个人在心上、在身边吗?我的生命里开始看淡了感情,不想花时间在建立家庭,我不渴望那温馨却捆身的家庭,那会使我不能够任性过活,那会叫我背负责任太多,我还是比较喜欢只为自己而活!

那你选择孤单终老了哦?

孤单?终老?寂寞?
可悲吗?可怕吗?可恶吗?
是的,我也不想真的孤单终老。只是我更害怕失去我的拥有。所以当可以选择的时候,我不能够让自己选择未来的失去。因为失去不是我能够承受的。更不能够承受的我想应该是,当爱的人身体病弱,我不能够撇下不管,如果他的病弱是一个月,也许我可以咬紧牙关;可如果爱人的病弱是5年不起、也不离去,我有能力抗战下去吗?我没有。我不能将生命付出,因为我连接受付出的角色都担不起,换作我患上老人痴呆症,他要每天教我如何刷牙吃饭如厕,如是三、五年下去,就算他能够付出,我也心疼。不!我宁愿自己承受一切!

好偏激啊你!想太多了!

也许生命因此与大家的不同,我还是放弃了被爱的权利,暂时吧!也许,有一天,我有足够成熟的心智,我们再爱吧!对不起,谢谢你的坦诚,我还是离你而去~

无语。

3 条评论:

Sam Wallace 说...

HAIZ
又是一个爱情矛盾……
只能在此祝你的朋友好运~

~David~ 说...

揾到适合就要努力!

说...

唔…
真是不同易的決策

你能的